2020年春天,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特殊病症,让全民"放长假"。虽然目前复工的步伐已经迈开,但学生的开学的消息却依旧遥遥无期,线上直播课也依旧充当着当前的主流教学方式。为此,老师纷纷成为主播,家长个个成为督学,和孩子们展开了一场"斗智斗勇"的"上网课大战"。

身处"风暴中心"的武汉人周琴,就面临着这个难题。居家防护期间,其他问题都好解决,但独独孩子的上课问题让她十分"头大"。

周琴的儿子孙亮亮今年读初一,刚升入武汉一所重点寄宿制学校,聪明、智商高,但容易粗心、自主性不强。加上初中环境变化,孩子正从儿童期转入少年期,周琴对于他的教育显得十分焦虑。

突发状况发生前,周琴家的Ipad等设备都是严禁孙亮亮触碰的,因为担心孩子"玩物丧志"。但特殊时期,网络直播课上线,孩子每天与电子产品接触的时间大幅提升。每当孩子上网课时,周琴就必须全程在旁边盯着,因为儿子的注意力容易分散,有时趁周琴不注意,就关了窗口看别的去了。同时,周琴还要时不时提醒儿子保持正确的上课姿势,一旦发现他有要躺着听课的苗头,就要敦促其打起精神来。

尽管督促孩子学习是件"体力活",但周琴更担心孩子的成绩,所以除了学校的网络直播课,周琴为孩子报了教育机构的网课。周琴曾在教育系统工作,知道被动逼迫孩子学习起不到太好的效果,所以大年初一看到朋友圈里出现的作业帮直播课免费课,她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连哄带骗地让儿子听了一两节,没想到这一听,儿子居然听入了迷。

在作业帮直播课免费课结课后,周琴又果断为儿子报了新学期付费课。"考虑到武汉疫情的程度,我们心里已经做好了这个学期都只能在家学习的打算。"

而跟儿子一起认真听了几节在线直播课后的周琴,才知道现在的在线教育已经远远不只是一块屏幕那么简单了,这个市场早已经形成了一个专业性很强的体系。

就拿周琴为儿子报的作业帮直播课来说,一个学生加入到线上课程,首先要自主选择班级。孙亮亮的数学老师白浩天同时带4个班,其中1个提升班,3个尖端班。提升班的教学内容与教材同步,适合基础弱,上课吃力的学生;尖端班则是针对课堂内容已经熟练,需要进一步拓展的学生。

不同于线下课程,线上直播课面对的是屏幕后面的几千个学生,一旦内容过于枯燥,学生就有很大的可能去玩游戏看视频。所以,先上课老师们备课时所用的讲义,难度不在知识点的罗列,而是怎么生动有趣、抓住学生。

据了解,作业帮直播课的一份讲义出台要长达4个月,反复迭代,集合多位老师的心血。能否把学生吸在屏幕前,能否让最多学生听懂,是两个必须要达到的标准。每一课时,都要经历整个教学组的集体磨合。一旦一个老师觉得学生有可能听不懂,哪怕第二天就要上课,老师们都会把教学设计推翻,一直讨论到深夜,直到得出一个大家都比较满意的讲法。

同时,想要抓住孩子的注意力,老师的个人魅力也是关键要素。在网上,老师们根据性格特点形成自己的风格,包括段子手型、权威型、细致耐心型等等。一般来说,幽默有趣的老师最受学生欢迎。

考虑到辅导作业也是父母面临的一座大山,加上为了跟线下班抢生源的考虑,在线直播课也发展出了主讲老师和辅导老师相结合的双师体系。

具体来说,辅导老师是在主讲老师之外进行一对一答疑的"班主任"们,这是在线教育创造出来的新群体,直接决定一个孩子课后享受到的教育质量。比如作业帮直播课的辅导老师乐君,大年初一还在工作。她每天早上起床就开始改作业,300个学生的作业改到晚上10点,中途还要跟家长打电话。有的家长忙、不配合,觉得"孩子做不做作业也无所谓",她就连着打了3次,最后连最顽固的家长都被打动。

在作业帮直播课,像乐君这样的专职辅导老师有超过5000名。每人对接两三百名学生,每天为学生改作业、答疑、督促学习。一个学生上课时切出画面,也就是"开小差"或者"逃课",系统后台都有显示,辅导老师则会根据上课情况酌情家访,或是打电话催促,确保孩子们上好每一节课。

此外,在课程之后,辅导老师还会根据学生的在线学习、做题情况,大数据出具个人学习报告,并给家长们进行解读。周琴也表示:"我没想到的是,即便是下课后,也有专门的辅导老师每天联系我。"

如今,儿子上网课时,周琴也能够安心做自己的事儿了,再也不用操心孩子会不会走神、不专心。而这份放心的背后,是不计其数的作业帮直播课老师的努力和付出。

免责声明:市场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!此文仅供参考,不作买卖依据。
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