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互联网医疗领域如果不靠卖药为生,何时才能从C端市场实现规模化盈利?如何让用户为服务买单?这是一个关键的问题。这一问题的背后,其实是互联网医疗当前面临的商业化难题。向左走,如何才能从C端用户付费实现规模盈利?向右走,B端是否真的有可实现“医、药、险”商业闭环的可能?

在美国,商业保险公司是医疗服务的主要支付方,用户购买健康保险,生病就医费用由商保公司提供报销,形成医院-患者-保险公司的新三角闭环。

在这一闭环中,保险公司有权指定医院,在医疗市场中选择更加质优价廉的服务提供者,如此才能节约成本获得利润。医院为了获得与保险公司的合作,也会向这一方向靠拢,如此一来,患者也无需担心多开检查或药费。这种模式叫做HMO(health maintenance organization,健康维护组织),由美国最大的整合医疗服务系统和非学术类研究机构凯撒医疗(Kaiser Permanente)集团开创,在国际上受到较高评价和认可。

HMO模式在互联网医疗领域业内,不是一个新鲜概念,但要落地实现并不容易。在几家互联网医疗企业中,仍然在坚持探索上述模式,且最有可能成功的,是平安健康。其2021年半年报显示,截至2021年6月30日,公司收入38.18亿元,同比增加39.02%。其中,医疗服务、在线商城、消费型医疗等各板块发展均衡。其中,医疗服务方面收入高达10亿元,占总营收比重近1/3。

10亿元是什么概念?其等同于全国最大民营医院的全年营收额(四川省华西医院上锦分院,因华西金字招牌一号难求,成为全国最大民营医院,年营收10亿元)。

能够在国内疫情基本控制的情况下,实现医疗服务营收的大幅增长,得益于资源+战略+执行多重因素。平安健康的资源是得天独厚的。平安集团坐拥超2亿金融客户,在商保方面有近6500万人寿保险用户,健康险保费规模国内排名第一。打通集团内部保险资源和渠道,平安健康便能从B端企业客户和F端保险客户收费变现。

去年,平安健康提出聚焦渠道、服务、能力三大方向的战略升级,其中渠道升级的重中之重就是保险客户和企业客户。平安健康表示将聚焦金融渠道和企业客户渠道的高价值用户转化,未来会从平安寿险、平安养老险等保险渠道,进一步延伸到平安银行、平安普惠等综合金融渠道。这背后更深层次的用意是,从原来围绕用户端做产品,到围绕支付方做产品,也就是从2C转向2B。

一家企业的资源禀赋,就好比一个人与生俱来的先天基因,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其未来的路。一路走来,平安健康始终围绕医、药、险三大支点稳健发展,这也是为什么说,平安健康最具有未来在国内实现HMO模式的潜力。

免责声明:市场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!此文仅供参考,不作买卖依据。
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