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月14日,“2021郎酒重阳下沙大典暨吴家沟·二期、二郎·红滩生态酿酒区投产仪式”盛大举行,来自政、商、文学等领域的800位宾客共同见证了郎酒产能征程的又一里程碑。

“酒是陈的香”——近年来,“老酒”因其兼顾收藏、品鉴、投资、赠礼等多种功能,备受消费者推崇,也逐渐发展为白酒行业的新蓝海。

业内甚至广泛流传:“名酒之上,唯有老酒”,可见定位直奔行业塔尖,甚至有撬动行业现有格局的威力。这也预示着,老酒背后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空间。

据《中国老酒市场指数》报告,目前老酒的市场规模已经达到500亿元。随着老酒价格不断攀升,拥趸群体不断扩散,未来五年,这个数字还将继续扩大,甚至有可能达到千亿级别。

除此以外,对酒企来说,一旦某款老酒出圈,成为消费者的身份象征或者社交货币,势必为企业带来不可估量的品牌传播能量,其品牌内涵、产区、历史等也将为更广泛的消费者所信任。

基于这层逻辑,不少酒企都在忙着扩建产能,储存新酒,提升其时间价值,而这一现象在赤水河流域尤其显著。

这里水质优良、透明无味、富含多种矿物质,是酿酒用水的上乘之选。沿河两岸,更是生长着酿造顶级酱酒的米红粮。两者相互滋养,共同维系着赤水河谷的绿色生态。

出众的自然禀赋,让赤水河自古以来就是我国白酒产业重地,全长近500公里的河域附近遍布着上百家大大小小的酒厂,更孕育了中国60%的名酒。其中,又以茅台至二郎间的49公里河谷因条件最优,有中国酱酒的黄金河谷之称。

俯瞰河谷,两岸工事繁忙,茅台、郎酒、习酒等名酒企都在新建酿造基地,以此托起品牌在未来老酒市场中的一席之地。其中,郎酒的故事尤其具有代表性,因为它在多年以前就看到了老酒的价值。

时间回到2012年。那一年,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在与团队的沟通中了解到,赤水河流域多为高山,适合建造酿酒基地的平地资源极少,黄金河谷内,只剩吴家沟一块宝地。

汪俊林深知,酱香型白酒独具的陈香型风味尤其需要时间的沉淀,而产能则是保证其品质和风味的关键。于是当年,他就确定了吴家沟生态酿酒区的开发事宜。

而在更早的2008年,他也曾做下一个类似的决定,就是在赤水河左岸建造中国第一座庄园,在大自然天赋的原料和洞藏的优势上,用庄园模式有效提升品控,为爱酒人士缔造一处文化实体,与世界级酒庄同行。

两项工程都耗资不菲,因地势险峻、地质结构复杂,建造难度也非同一般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。2019年初,以青花郎“生在赤水河 长在天宝峰 养在陶坛库 藏在天宝洞”的品质脉络为建造主线的郎酒庄园逐步完善,同时在“基酒不储满7年不得出售的铁令”下,目前庄园内的高质量老酒储量已达15万吨。

2020年10月,吴家沟生态酿酒区一期建成,正式投产;今年重阳下沙典礼后,吴家沟生态酿酒区·二期、二郎·红滩生态酿酒区顺利投产,标志着郎酒高端酱酒年产能达4万吨。随着该生态酿酒区建设的继续推进,预计明天全部建成后,这一指标将提升至5.5万吨。

汪俊林表示:“根据公司‘一慢两快’的产能、储能、销售匹配原则,再用6—7年时间就可新增15万吨存酒。”

也就是说,预计到2027年,郎酒优质老酒储量就将达到30万吨。

据酒行业内部人士透露,预计未来两三年内,黄金河谷的资源开发将趋于饱和。这也意味着,谁手上握有更多产能资源,谁储有更多优质老酒,谁在未来的竞争中就将占有更多话语权。而郎酒的30万吨高品质老酒,足以成为其在未来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压舱石。

可见,郎酒围绕品质中心,在长期主义的指引下,率先布局。如今,不论是吴家沟生态酿酒区这一全国最大的单一酱酒生产基地,还是目前中国唯一能与世界级酒庄并肩同行的郎酒庄园,都让郎酒拥有了先发优势。这种优势,其他酒企轻易无法追赶。

免责声明:市场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!此文仅供参考,不作买卖依据。

推荐内容